首 页| 协会概况| 协会动态| 书画长廊| 名家访谈| 塞外大讲堂| 字外蕴功| 脱凡入圣| 艺术荟萃| 书法考级| 硬笔培训| 会员服务| 博 客

 

≡ 协会动态 ≡

≡ 中硬协动态 ≡

≡ 塞外讲堂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塞外大讲堂 > 错字教室 > 正文
 
莫缘枝节弃大材
作者:未知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12-05-19 14:34:58

莫缘枝节弃大材
——八届国展应对书法作品中的错字有正确态度 

书法作品的错字问题似乎成了新时期有书赛书展以来的古老问题,大展过后,每有人古道热肠,为大家讲解常识,辩明讹误,仿佛潮水过后冲涮出一些痕迹,有了惊喜的发现。《中国书法》今年第五期又刊登共黄舜生、许可久二先生为兰亭奖获奖作者纠错的文章。我看了一下,这两位所挑的毛病都站得住脚,不属于寻岔找事,尤其给管竣的那条小楷,作品集中那么小的字真亏他看得出,始信天下认真严肃的人实在很多,令人佩服。但是请注意,照理按照国展所宣称的惯例,错字问题属于硬伤,应该不客气地拿下的(那怕是在获奖名单对外公示后),但现在竟仍堂而皇之的存在。这是评审的不公平暂且不论,且说每回国展为什么竟都有错字作品获奖?这就不得不教人纳闷了,难道评委们雪亮的眼睛竞然防不住十几二十张作品?看来问题并不如此简单。
我想有一个问题定然会在二十年中的评委们之间不断讨论,即书法作品中的错字究竟应该怎样看?而且照结果看,对错字已有暗暗妥协的举动。
我个人也以为书法艺术应该是在文字的形上做文章的事情,书法的美似乎和文字的错对本不应该放在同一层面上来讨论或者竞可以往偏激化地说成是文字的对错无关于书法水准的高下。反观书法史,这样的推论有成立的基础。历史上的传世佳作其涉及文字错误大概同样可分为:①字的错误。例一,最近的一期《书法报》刊载刘铁平先生的文章,指出杨凝式韭花贴中的“ ”字是杨凝式臆造,本当作“朝”。例二,《怀仁集王曦之圣教序》以形近字替代者有十余处,如以“庆”代“度”,以“股”代“般”,以“包”代“色”等,种种迹象表明似乎这位怀仁和尚是心知肚明这些字本来是用错的,而为了回避同形,竞采取唯美的方式。例三,怀素《论书贴》“戒”误书为“感”。例四,林散之书元好问《论诗绝句》“池塘春草谢家春,五字千年句尚新”,年字误作“新”成“五字千新句尚新”。②文词的错误。例一,日本。小道野风《玉泉贴》,“玉泉南涧花奇怪,不似花丛似火堆”一句衍一“是”字,遂使语句如口吃人说话。例二,传张旭《古诗四贴》有“北阙临丹水,南宫生绛云”句,南北通红,一片火烧之色,这是为避讳而故意做的错事(详见《启功丛稿》),古代似此类者把文字弄得缺胳膊少腿的更不知凡几。例三,米芾《登海岱楼诗贴》“桂枝撑换向西轮”误“西”为“东”。例四,96年《书法艺术》第二期刊赵冷月“黄山云似海,天姥日为丸”,上联误作“黄山似云海”。③文意的错误,实在是大不敬的很,因为竞然需要把问题查到书圣头上,钱钟书先生《管锥编》一O六卷“窃谓羲之之文,真率萧闲,不事琢磨,寥寥短篇,词意重沓。如云:‘畅叙幽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驰骋,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俯仰一世,······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古人之死生亦大矣!······’每揽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又举《说郛》卷二一《三柳轩杂识》。王阮《义丰集、兰亭》言右军此帖所谓“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二语为春行秋令,即“用词不当”。这条错误后我想顺便提一句,历史上号称三大行书的竟全是草稿,《兰亭序》勾涂之迹尚清晰,不算影响正文,颜鲁公《祭侄稿》几体无完肤,而人珍之如拱璧,这个事实似乎也透露出一丝人性在审美取舍上的消息。④看看文字的沿革,就会发现新书体的出现往往是以错讹为先导的,首先是写法变,然后是字形变,然后不得不整体变,而在唐以前的书法史是几近于文字史的衍生物的,我想稍稍用心简直可以写成错字书法史的。
例子就不必再举了,我们看到了无论古今中外都有犯错误的典型,依照“硬伤”的规矩一把拿下,书法史中耀眼的,光彩四射的篇幅不见了,我们无意中泼脏水泼掉了澡盆中的娃娃,是多么让人心痛的事啊!九方皋之相马在牝牡骊黄之外,大文章之作,有词不害意之说,过多地在细枝末节上纠缠必将离题万里。余秋雨先生在《山居笔记》中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中国文人互相评鉴文化知识水平的标尺往往不在于宏观识见而在于细节记忆······,人们总是在一笔之误,一字之差,一名之混,一典之错中来否定一个人的整体文化程度。”我们不应该重复这样的短视。
我当然并不是在提倡写错字,只是觉得在书法作品评判中不当采取这样过激的态度,那么什么是对错字问题的正确态度呢?我想提两个标准供参考。
一、时间上看,要看平时表现;
二、具体到单件作品上看,要看大局。真的要是水平低到不知常识,难道能有高品位的创作表现吗?即如前所述兰亭奖的那几位犯错的,不客气地讲,如周冬军、柯云翰、金弋、张杨,其书格也低,俗气未脱。
我觉得去年中央电视台歌手大奖赛的那个评审办法值得学习,它的专业外素质分定的比例较低,只占30%,而且素质测评的处理办法也相当科学,具体操作是由主持人提问,参与者回答后,再经评委提问相关联的问题,分值按其全面表现而定,这样可以较明确判定参与者是否只是靠运气好混进来的,这种提倡提高素质的方式不至于造成一票否决抹杀掉年轻作者的天赋。
而且,针对评审过于较真的这种做法,投稿者已逐步摸索出各种对策:一是回避。篆刻中四五字总不至于难落实对错;二是蒙混。写诗词,抄语录专找生僻的,难道你评委能把世间所有的书读尽?三是挑衅。更胆大的专找诡异、费解的东西来撑你,你是慎重的学者,你敢轻易说他是错的吗?真伪莫判,如何较其得失。
当然,书作中文字对错的问题形成也是背景复杂,思想上放下它,该知道这样一层意思,即文字的文意一面在书法艺术中只可相当于电视电影中的背景装饰,不必象修订史实一样去改变电影。电视的脚本,只是书法的文意更仿佛历史演义之于历史,有如胶粘疽附般的难以剥离,但我们的评委是专业人士,不可再借这条理由说事,我非常想通过以上的论述请诸位放下屠刀。
余乡前辈学者,文字学家张颔本来写得一手结体奇异的金文,据说后来竟因为古文字歧义百出,异构异形太多,难以穷尽,为保险,作书一例用小篆,这样一来文字对错是没有问题了,书法的精神都没有了,剩下呆滞刻板,这是因噎废食,胶柱鼓瑟的例子,不值得作为前鉴吗?

上一篇:“关于书家写错别字的讨论”选刊稿
下一篇:浅谈书法艺术作品中的错别字
站长:吴全仁   总编辑:佟佩  执行总编:梁俊清   编辑部主任:保积锴  技术顾问:峻宇科技  网络员:蒙易  法律顾问:中立
版权所有 内蒙古硬笔书法家协会 服务电话:0471-4976840  手机:15247188878
网址:www.nmgybsf.com  E-mail:nmgybsfjxh@163.com  内蒙古硬笔书法家协会  内蒙古硬笔书法培训  呼和浩特硬笔书法培训班
协会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105号  蒙ICP备13002431号-1

知道创宇云安全
武侠小说 兰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