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协会概况| 协会动态| 书画长廊| 名家访谈| 塞外大讲堂| 字外蕴功| 脱凡入圣| 艺术荟萃| 书法考级| 硬笔培训| 会员服务| 博 客

 

≡ 协会动态 ≡

≡ 中硬协动态 ≡

≡ 塞外讲堂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塞外大讲堂 > 名师风采 > 正文
 
记鄂伦春自治旗广播电视局首席编
作者:未知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12-05-19 13:50:30

——记鄂伦春自治旗广播电视局首席编辑吴全仁

常子健

   当我同这位同行前辈一道,重新咀嚼其昔日的奋斗历程,在一起品味他五十年来所走过的人生里程,掀起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新闻发展史上那灿烂的一页时,我还是被震撼了。从探寻他跋涉的轨迹中,我明白了这个平而不凡的新闻人,是怎样被历史、环境定格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的。

   走出鄂伦春自治旗广播电视局的大门时,已时近中午。十月的阳光直照窗棂,分明有菩提花香。

                                                       ——题记

 

   在那个荒谬的年月里,童年时代的吴全仁就尝遍了因家庭成分所带来的辛酸。

   1955年,在河南省西平县焦庄乡毛寨大队的一个贫困家庭,伴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一个新的生命也随之诞生了。他,就是我们这个文章的主人公——吴全仁。也许他来的不是时候,也许在他幼年的岁月里就注定是要与苦为伴的。在吴全仁2岁时,母亲就去世了。这对于不谙世事的小全仁来说,也许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应。但对于离开了母亲怀抱的孩子来说,是绝对的不公平。接下来的事,很多的不公平更是接踵而来,由于吴全仁的爷爷当过保长(代理),吴全仁的家庭在土改时第一次被划分为下中农。第二次土改时,又重新被划为地主。爷爷,父亲和自己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在一天接一天的批斗中,爷爷最终被吓死。接着父亲就被拉出去斗,在小全仁4岁的时候,父亲最终因受不了,就撇下他跑到了东北。当时的大兴安岭林区正在大开发,他就在阿里河林业局当上了采伐工人。年小的吴全仁只好跟着奶奶和叔叔过。当时,全家18.6亩地,11口人,其艰难是可想而知。

   转眼,到了上学的年龄,没钱买纸和笔,聪明的小全仁就给家庭条件好的学生做作文,以此来换纸、笔和墨水等学习用品。在初中的时候,就赶上“贫下中农代表管理学校”。班主任王林春很是欣赏这个学习拔尖,懂事听话的孩子。对他也是非常的欣赏和偏爱。虽然吴全仁没有当过三好学生,但却是老师和同学公认的三好学生。然而,好景不长,就在上到三个月的时候,他受教育的最基本的权利也被剥夺了。那场史无前列的文化大革命把这样一种事实摆在了吴全仁的面前:生活不仅仅是劳动,更多的负荷,是命运的沉重。由于家庭的成份问题,当时,学校宣布有6个地主富农子女不允许继续上学,这其中就有吴全仁。他们在自己本不该承受的年龄里,到生产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王林春老师就在吴全仁离开学校的时候说:你是个好学生,是块学习的料子,你现在尽管到生产队去劳动了,但千万不要放弃学业。你要是有不懂的地方,晚上回学校,我辅导你。就这样,一边参加劳动,一边在老师的辅导下,吴全仁自学了初中的全部课程。

   班主任是教文科的,辅导不了他的理科。同时,还有很多人提醒他的老师,不要因为辅导他而遭到厄运,但王林春老师给别人讲道理说:“成分不能选择,但道路可以选择。”他坚信他的这个学生将来可以走好的道路,他的辅导也没有错。

   生活上的贫困并没有压倒吴全仁还不成熟的双肩。当时,他吃的是大锅饭,一个整劳力一天才挣12个工分,每个工分0.0 分钱。虽然小,但吴全仁什么活都得干。他很精通农活,但又不局限于农活,此外,又接触了一些诸如瓦匠、木工之类的技术活。

   在一方“举目无亲”的故乡,在苦累并重的日子里,吴全仁比别人多的是更多的一份豁达与自信。他知道,被人瞧不起并不可怕,它能唤起你做人的尊严,贫穷也能激励你自立的勇气。

   也就是在那些非常困难的时期。在那微弱的煤油灯下,像《红旗谱》、《铁道游击队》、《金光大道》、《红岩》、《战鼓吹春》、《艳阳天》等大量的文学作品,吴全仁都几乎涉猎。也成了他精神食粮和与命运抗争下去的勇气和决心。

   十年浩劫结束了。吴全仁随父亲踏上了开往大兴安岭的列车,他要寻找自己人生的坐标。

   1979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人们终于从那场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中解脱出来了。和所有的人一样,吴全仁一家也迎来了曙光。此前,在鄂伦春的父亲也没能逃脱家庭成分所带来的厄运,他被教养了3年。父亲平反了,单位并给补发了5000多元钱,在当时,也可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除了还了一部分债务,父亲拿着剩下的4000多元回了老家,跟吴全仁商量,如果他同意留在农村,就给其2000元备用,并给这些年抚养的叔叔1000元。如果不同意在农村,就跟他到鄂伦春去,给吴全仁的叔叔2000元。

   一个……的日子,吴全仁同父亲踏上开往东北大兴安岭的列车,告别了故土,告别承载了他24年青春历程的故土。奔驰的列车上,吴全仁和父亲两人相对无言。二十多年的苦辣酸咸,二十多年生活的磨难------就像电影一样在他的面前一一闪过。他要远离故园,去寻找自己的人生坐标。

   面对当时的情况,吴全仁别无选择地离开当时农村那种艰苦的环境。他不是忍受不了环境的艰苦,他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来。

   几经辗转。当随着熙攘的人流走下列车,吴全仁真正地站在了一方触目皆陌的异地,面对莽莽苍苍的群山。他的心里一阵茫然,他不知道将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他。

   在阿里河,一间不足-------平方米的小屋成了他和父亲的暂栖之所。

   为了让儿子有一份工作,父亲办理了病退,让儿子接了班。从此,24岁的吴全仁成了一名林业工人。

   当时,阿里河林业局分山下、山上两块。一般人都愿意在山下,山上工作条件和环境不好,但工资高。而吴全仁本人和当时的一批人被分到了山下。为了拿到高一些的工资,吴全仁就找到工资科,主动要求到山上,选择父亲所在的阿园林场第四小工队当了一名采伐工人。这让领导非常高兴,很多人想到山下都还不能如愿呢!

   由农村到城镇,由关里到关外。吴全仁经历了一次心灵的嬗变。

   伴着每天东升又西落的太阳,吴全仁和工友们也开始了日承夜转的忙碌。为了不辜负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他从不敢忽略任何一道程序,凭着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和良好的技术,吴全仁得到了同事们的尊重。

   有梦才有远方。除了认真完成工作,潜心跟师傅外,吴全仁把业余的时间全都用到了学习上,因为在他不甘沉沦的心中,还有一个渴望,还有一个梦:在小学时,曾经有一位老师是县上的通讯员,偶尔在县广播站的广播里听到老师的名字,几乎全校的师生都崇拜他。受这些的影响,他想,将来自己也要做一个象老师那样的土记者。就这样,为了乞求成功的微笑,昏暗的灯光下,拖着一天的疲惫,他仍就虔诚地耕耘。因为他不相信人生有固定的轨迹,不相信自己的命运不可不变。抖落故乡那一段青春的经历,站在24层台阶上,一个寻梦的男孩知晓打拼的艰辛。但他依然在寻觅,他要用心去打扮生命的光彩。

   就在不久后,有一件事触动了他在心中埋藏了十几年的梦:林海日报社一名记者将要到吴全仁所在的这个工队进行采访。

   他听说,真的记者要来,激动得一夜没有睡好。当这位记者到了他所在的工队后。他想尽办法接近这名记者,并谈了自己的真实的感受,记者也非常感动,告诉他:你今后就要多写些,并给了他联系的地址,鼓励他(后来,又经常邮寄资料给他,成为他的启蒙老师)。

   爬格子的路是艰辛的,但吴全仁相信只有自己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凭着对新闻的渴望和一股韧劲,他很快就进入了角色。

   写稿和采访,使吴全仁了解和“看到”了四角天空以外的世界。写稿期间,吴全仁才发觉书到用时方恨少,觉得自己的知识匮乏,同样的文章,同样的事,别人很轻松,自己挺吃劲。他知道笨鸟先飞的道理。在繁重的劳作中,在别人异样的目光里,吴全仁付出着比别人几倍乃至几十倍的汗水。

   写好的念给别人听,让别人找毛病。直到大家觉得还可以了,他才敢把稿子邮寄到报社去。期间,佟佩又不间断地给自己邮寄新闻和文学的资料,使吴全仁对新闻写作的知识掌握了一些,虽然进步很慢,但毕竟是在往前走。最终,由不懂到懂,他的小豆腐块经常见诸报端,实现了自己的从小的梦想。天道酬勤。1982年,吴全仁被林海日报社聘为特约通讯员。在感到高兴的同时,他也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没有谁会注定终身幸福,也没有谁注定终生不幸。一个人成长过程中,失败会有,成功会有,痛苦会有,欢乐会有,一切都顺理成章。

   一次偶然中的必然,让吴全仁走进了广播站,成为一名编辑。他用心书写着生命的价值。

   机遇是垂青有准备的人的。……年,阿里河林业局广播站的编辑调走了,局党委宣传部一直想物色一位立马就能进入角色的人选,想来想去,查来查去,认为吴全仁经常在报纸上发作品,应该能胜任这项工作,就通知他本人到宣传部。吴全仁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了宣传部,直到现在他还不能说出当时的感受。当领导问他愿意到广播站当编辑吗?他说愿意,但很诚恳地说出了自己的担忧,怕自己不能胜任这项工作。领导相信他:你能够出色的完成的。好好干吧。

   新闻的路是用脚踩出来的。从进入局广播站的那一天起,吴全仁就感觉到了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发扬只争朝夕,敢为人先的精神。在这个还很陌生的领域,吴全仁开始了艰难的跋涉,不息的前行。

   吴全仁首先拜访了邻近的几个广播站,并了解了前任是怎么干的。通过了解,他心中有了数。并分别推出了以“放火、营林、木材生产、计划生育、安全”等内容的栏目版块。节目一经播出,就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白天采访,晚上写,吴全仁比常人付出几倍乃至几十倍的心血和汗水。实在困倦了,就用湿毛巾蘸湿了敷在头上,一写就是一个通宵成了家常便饭。

   把新闻人的责任、意识悬系笔端,倾情挥洒。一部单车驮着他不停地奔跑在鄂伦春的大街小巷,阿里河的山上山下;孤灯伴笔,载着他日复一日的轮作。没有24小时的时间概念,劳心志、苦筋骨。苦乐交融中,他书写着生命的价值。

   在做编辑的过程中,吴全仁也常常感到力不从心,这就不断促使自己学习,钻研新闻业务,新闻基础理论系统地学习了一遍。又不断地参加了石家庄、吉林、人民日报的各类新闻函授,认真学习教材并做好作业。

   由于为人的质朴和善良,诚恳和谦逊。他得到了领导的肯定;由于一篇篇较有份量的报道,他得到了社会的认可。把新闻事业看作是他生命最重的吴全仁说:我做的还很不够。但既然选择了这一行,我就会尽力去做得好一些,不辜负领导和大家对我的期望。

   林业局当时有一台小摄像机,为了更好地丰富当地的新闻资源和新闻的生命力。吴全仁后来自加压力,在搞广播的同时,又扛起了摄象机,搞起了电视新闻。这在当时,在整个鄂伦春,都是一项新的事物。当时通过电视新闻报道,掀开了阿里河林业新闻史的一个崭新的篇章,同时,通过电视新闻,也轰动了地方。当时,鄂伦春自治旗还没有电视新闻。地方政府只要有会议就找他。

   1986年,鄂伦春自治旗电视台买了台摄像机,也想开展电视新闻。但却没有合适的人选。于是,就找到了吴全仁,被挖到了旗电视台,任首席编辑。直到这时,吴全仁还是一个没有文凭和工人的身份。当时新闻部3个人。是公认的鄂伦春电视台的“拓荒牛”。后来陆续成立了各部。成为呼伦贝尔电视台第一批特约记者。

   对吴全仁的成长有着深刻影响的鄂伦春自治旗宣传部长李桂春,广播电视局局长宋泰华,非常支持他的工作。当时,吴全仁提出:由不定期新闻到二、四、六定期有新闻。当时,身为局长的宋泰华非常担心,他问吴全仁:“二、四、六能否保证正常播出”?吴全仁保证,一定要作到。为此,他付出了更大的精力。几乎全部投入到了工作中。保证了二、四、六新闻的正常运转,并保证不少于3条。

   第二次,他又给领导提出了建议,跳出新闻部,搞全旗新闻联播,用带传送。由于他的勤劳,他的真诚,他的责任感,他的独特的视角。二十年的磨砺,他用一股不屈不挠的韧劲和执著,填写了鄂伦春自治旗的新闻史。

   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吴全仁又捧起了成人自考书本,他要追回自己曾经失落的一切。

   深知自己文化功底的轻薄,深知学无止境。从1990年开始,已经35岁的吴全仁又再一次捧起了成人自考书本。念起了函授。他要追回自己曾经失落的一切。

   1991年,就在大专期间,吴全仁通过深入地调查研究,写出了毕业论文《对鄂伦春民族多种经营的探讨》侧重地把鄂伦春的以猎为主、多种经营如何去搞。随着林业的开发,森林资源的不断枯竭,鄂伦春没有明确的多种经营,提出了很多多种经营的思路,振兴地方经济。

   该文主要探讨鄂伦春族如何摆脱单一狩猎生产方式过度到发展多种经营。

   全文首先以肯定鄂伦春民族发展多种经营是历史的必然选择和现实的要求入手。然后摆出鄂伦春人发展多种经营所处的人文优势、资源优势、民族优势、地域优势以及存在的地处偏远、信息不灵、科技人才匮乏、流通环节不畅等不足之处去分析和改变这种状况来引深主题。最后提出鄂伦春民族发展多种经营战略的思考与对策。

   文章运用科学的分析方法,为鄂伦春民族发展多种经营的思路、立项、投资、收益等多方面进行探讨,为鄂伦春民族的经济振兴和猎民的生活富裕与文明提出了合理的建议。

   在本科期间,毕业论文《对于鄂伦春民族禁猎后生产生活的调研》侧重对鄂伦春民族原始社会到定居到以猎为主;多种经营从彻底禁猎到进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行列实现三大跨越。建旗五十年来,鄂伦春族在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完成了社会形态、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伟大变革,实现了民族发展的三次历史性跨越;自治旗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各项事业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1999年,吴全仁开始攻读研究生,科目选择了人文社会、国际法律。然而,遗憾的是,由于没能跨越外语这道障碍,终究没能拿到文凭。与之失之交臂。他很遗憾,但却无悔。他说,因为我付出了。

   1993年,被中国社会经济调查研究中心聘为国情调研员;1999年12月3日被聘为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客座教授;2000年5月20日,经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人才资格认定委员会选拔考核认定,吴全仁已具备了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全国硬笔书法“教学培训副教授”资格;2001年,国家文化部、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教学培训委员会委员;2001年11月,经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汉字书写专业等级考试办公室和中国汉字书写评定委员会联合评审,被认定为中国汉字书写艺术专业等级认定硬笔专业高级评审员;2004年7月20日被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呼伦贝尔经济文化研究所聘为客座研究员。  

   二十年的春风秋雨,二十年的不断进取,吴全仁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座标,实现了生命的价值。从实际只有小学文化水平到大学文凭;从一名基层通讯员到——吴全仁经历了一个艰辛曲折的过程.

   1997年,吴全仁的《鄂伦春民族禁猎后第一年喜获丰收》获华北五省区好新闻一等奖;

   报告文学“鄂伦春第一代作家敖长福”获《呼伦贝尔日报》、《骏马》文学编辑部、呼伦贝尔文化局“呼伦贝尔人征文三等奖”;《刀枪入库 马放耕田  鄂伦春民族彻底摆脱狩猎经济》等在新华社发了通稿。

   在二十年的新闻事业中,诸如《鄂伦春有了自己的名牌产品——矿泉水》等很多的文章被《中国记者》、《新闻战线》、《新闻出版报》等发表。等被《绿色的情思》一书收录。

   2004年5月1日。经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中国世界民族文化交流会,时代前沿文化发展中心组委会评审,《健康教育在社区初探》荣获“前进的中国——社会各界新闻人物创业与发展座谈会”优秀论文特等奖。

   小人物做出了大文章,他站在了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上,他成了世界教科文组织成员。

   随着时代的进步,当地经济的发展,鄂伦春自治旗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旗广播电视局也相继成立了总编室和其他各部,吴全仁也由主任到后来到有线电视台的副台长,在后来到电视台当台长。当台长时,吴全仁感到了太大的压力。自己的性格不适合抓政务,搞业务还可以。就毅然决然地辞职,到编辑部主编《鄂伦春新闻聚焦》从事编辑工作。

    从1982年开始涉足事新闻领域,期间,同行业中的很多人都改行了,但他从来一直没有改弦易辙。长江后浪推前浪。随着新闻事业的快速发展和新闻人才的辈出,吴全仁开始在做新闻的同时,用自己20多年所积累起来的经验,开始研究当地经济,服务社会。

   吴全仁热爱鄂伦春,热爱阿里河,他感谢这里质朴的人们曾经赋予他的厚爱,他感谢这方热土给了他与众不同的人生。实现了人生的价值。同时,他对这方深情的热土也给予了真诚的回报----积极参加各项社会公益事业,帮助孤寡、贫困失学儿童。他动情的说,近几年,在各届旗委、旗政府领导班子的带领决策下,鄂伦春的各项事业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发展注入了新的生机与活力,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回报社会。

   2004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是吴全仁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站在人民大会堂,他心潮起伏,一个领奖。

   此前,当党的十六大提出了“全民奔小康”这个鼓舞人心的口号后,吴全仁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从哪做起?最基层的是社区,如果社区文化上不来,中国民族素质不会提高;如果社区文化提高了,那么,中华民族的整体素质就会提高。只有充实了社区文化的空间,通过对社区文化的教育,达到全民族文化素质的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质的提高,才能推动十六大提出的全民达小康的进程。

   为此,吴全仁和严海起、赵维森、张学杰、牛克剑所倡导。共同发起在呼伦贝尔建立起了第一家也是全国第一所无营利公益性事业的“健康教育学校”。传统文化开发,技术培训等,每到一处都深受居民的欢迎。

   作为鄂伦春自治旗广播电视台的《鄂伦春新闻聚焦》的首席编辑,吴全仁很忙。谈及鄂伦春这个无工业的旗县,他知道,鄂伦春旗位于大兴安岭东南麓诺敏河畔,1951年成立,自治旗地域辽阔,物产丰富,具有美丽独特的自然景观和古朴神秘的人文景观,犹如大兴安岭上一朵盛开的奇葩。

   要大力发展旅游业,过去靠林业。现在“天保工程”经济处于一个非常困惑的时代。要利用当地资源:别拉河堵截工程;境内的嘎仙洞是国家一级文物保护单位,但如何借助做足这篇文章?为此,凭着一个记者的责任心和社会责任感,年过半百的吴全仁于2003年自费考察辽宁五龙山庄和凤舞山庄。对自己启发很大。作为一名学者,他要对当地经济发展出一份力。

   振兴当地民族经济的执著,在外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但他义无返顾,为此,他探碑林,找画家,自费考察鲜卑,三次南迁的地址,再现三次迁徙图,用画家之笔融合鲜卑。“寻根文化”鲜卑祖先在嘎仙洞栖居。渡过多少个不眠之夜,吴全仁的家人记不清了,奔波于多少个厂家,他们却不能忘记。他的血液,他依然在奔波不懈。

   鄂伦春旗的经济支柱靠旅游,而开发旅游的根本在嘎仙洞,如何开发嘎仙洞。

2004年,6月份,被世界教科文组织吸收专家成员。内蒙古社科院呼伦贝尔经济文化研究所聘为客座研究员

   2004年7月2日,这一天,是吴全仁想都没有想过的日子,这一天,鉴于吴全仁在业界所取得的辉煌成就,通过有关部门大力推荐,经世界教科文卫组织大中华区专家组的审定,并报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家学术委员会的确定:被世界教科文卫组织正式成为“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家成员”

   世界教科文卫组织是一个非盈利、非宗教、非政治的世界性学术组织机构。大会秘书处已在世界各国聘请了120个部长级以上的官员充实到专家成员之中。为专家成员队伍在繁荣世界教育、科学、文化、卫生,促进人类文明作出应有的贡献。目前该组织是世界是最受欢迎、最具权威的学术机构之一。世界教科文卫组织每三年召开一次学术会议,专家成员先在会议上推出自己的学术及论文成果,本国家、本民族的学术交流成果。专家成员还可申请在当地建立专家委员会和办事处,联络处等权利。

   翰海展墨韵,他的字由不好登上了大雅之堂;艺坛铸风流,他使千余人写得了一手好字。

  “文化艺术是人类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根,关系到国家的兴衰。而中国的书法和绘画艺术是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化中的两朵奇葩,她博大精深,渊源流长,在人类文明和文化实践中占据着独特的艺术地位------”这是吴全仁在鄂伦春自治旗首届“民友杯”书画大展赛综述上的一段话。

   以前,吴全仁自己的字写的并不好,后来,几经苦练,终于写得了一手好字。由此他也想到更多的与自己以前有过同样困惑的人。从96年开始,为什么不为那些和自己以前有一样苦恼的人做点什么呢?

   一个搞书法的人,追求是虚的东西,只有把自己的经验和心理梳理出来才会让更多的人受益。有了这些想法后,他开始了付诸以行动。

由此,吴全仁开始在书法教育上下工夫,也让更多的人提高了书法水平。让人有所悟,有所提高。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主席庞中华2002年元月二十三亲笔致信吴全仁:在恭贺鄂伦春自治旗硬笔书法协会成立的同时,你的工作很有成绩,并希望能够在《中国书法报》上予以介绍。

   当时大连理工大学的魏玮至今不忘。2001年3月份的时候,吴全仁老师教他习字的情景。只可惜学艺不精,没达到令吴全仁满意的要求。然而他的字在同学中还是佼佼者,他说,这与吴老师的辛勤和辛劳分不开的。

   内蒙古财经学院2000级的学生吴哲在信中写到:吴老师,您好!最近工作忙吧,身体好吧。一转眼,我开学已经一个多月了。离开书法班也一个多月了。时常想起你在您在班里讲课的情景。想起你分析每个字的情景。在班里,每当同学们夸奖我的字的时候,我都会很自豪地告诉他们,我是在家乡跟您学的书法。有时在他们向我请教写字的时候,我还按您给我们讲解的拆字方法为他们分析字的结构,好大多同学问我在哪里可以学到这种方法呢。都说学不到很遗憾;由此我更觉得能在您的指导下学习是非常的幸运。想想自己以前的字,再看看自己现在的字,真是天壤之别。但同时我也深知书法境界的深远,而自己的字还差得很多。还有许多许多的不足之处。所以我会继续练下去,但苦于大学没有书法老师,所以很希望吴老师在百忙之中为我指点。让我的书法在您的指导下更进一步。

   上海武警纵队四支队战士袁坤1997年在《中国硬笔书法报》上看到介绍吴全仁的文章后,来信请教硬笔书法写作入门技巧。

   2001年,在北京硬笔书法协会召开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书法年会,书法协会安排吴全仁将了2个小时的课,而参加人员都是各省书法协会的权威。

   甘肃省天水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王叔钧2001年3月10日致信吴全仁:吴老师,您好,去年6月份在北京通州宾馆听了您讲的硬笔书法课,收效很好,可惜的是没有听完,特向您求购一套资料,不知可否。

   2001年黑龙江省大兴安阿木尔林业局在纪念中共成立80周年首届书法绘画、摄影大展中,特聘吴全仁为大赛评委;同年大兴安岭地区文联、大兴安岭地区青年美术家协会大兴安岭小画家协会联合举办的全区第七届书画大赛中,特聘大展赛评委;同年7月,在大兴安岭地区文联、全国书画等级考核委员会大兴安岭考区办公室,联合主办的“庆祝中国52周年全区书画摄影大展赛”评委;2001年,在鄂伦春自治旗首届“民友杯”书画大展赛中,特聘大展赛评委会主任;从1995年开始,利用业余时间进行书法教学活动。先后在燕山大学,呼伦贝尔学院,河北农业大学水产系,中国环保管理干部学院,金州陆军学院,秦皇岛公安学校,黑龙江省漠河劲涛中学、小学,鄂伦春自治旗武警,旗机关干部,大兴安岭农场管理局甘河农场,阿里河中学、小学等地,进行硬笔楷书、行书培训,学员达到2000余人。

   1996年,创办鄂伦春自治旗第一所私立鄂伦春业余文化学校,1999年6月份,被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批准为全国硬笔书法教学实验基地。

   如今,已任鄂伦春自治旗书法协会和硬笔书法协会主席,呼伦贝尔书法家协会理事的吴全仁。还有着很多的荣誉:鄂伦春自治旗风情旅行社高级顾问;鄂伦春自治旗健康学校名誉校长;鄂伦春自治旗大兴安岭中草药种植协会顾问;鄂伦春自治旗书法协会、硬笔书法协会会长;鄂伦春自治旗书画联谊会会长;鄂伦春自治旗业余文化学校校长。

   走过半个世纪的风雨沧桑,他曾有憾却无悔;面对未来的岁月,他还要老骥伏枥为阿里。

   五十年的悠悠岁月,印证了吴全仁生命中太多的丰富内涵;二十余载的新闻之履在呼伦贝尔市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烙下了吴全仁最为坚实的足迹。20多年间,吴全仁走遍了呼伦贝尔的山山水水。20多年,《林海日报》、《呼伦贝尔日报》、《内蒙古日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华社》等全国百余家媒体。100余万字。

   当历史的时针踱步到二十一世纪的第五个驿站。站在时代的边缘,我们回望鄂伦春自治旗这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所发生的沧海桑田般的巨变,能够走出大山的怀抱,我们不能不这样感言:是吴全仁用他求真求实、敢为人先、只争朝夕、乐于奉献的精神使鄂伦春这片古老而又年轻的土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当幼小时的境遇,似乎早就注定了他一生的失败。他曾有过困惑,也曾有过迷惘,然而,他都挺过来了,所有的彷徨与困苦都成了心灵的财富。作为一个靠自学的人,吴全仁能取得这样的成功。其艰难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但他毕竟走过来了,并用坚实的脚步走出了与众不同的美丽人生。

    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在很多人热衷于搞一己之利,而吴全仁不懈地奔波、不懈地致力于当地经济发展的调查研究中。在很多不被人理解的时候,吴全仁沮丧过,也彷徨过,他问自己,难道自己错了吗?但他坚信自己的选择。

   是坐以待之?还是另辟蹊径?吴全仁又一次陷入了痛苦的抉择之中。观望、等待无济于事。经过一段时间的煎熬,吴全仁又开始了生活旅途上新的一轮艰辛跋涉。

    一路风尘一路歌。

   如今,吴全仁在除了搞新闻之余,他将精力用于研究当地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和经济发展上,并总结了自己的一套经验与心得。他说,我鄂伦春这片神奇的土地养育了我,让我圆了不负青春好年华的梦。而我,也愿将一生的心血制成绚彩的花朵给这里的人们,给这片神奇的沃土带去温馨与芬芳。 

上一篇:一个书法痴人的梦想
下一篇:嘎仙洞,让我找到北啦
站长:吴全仁   总编辑:佟佩  执行总编:梁俊清   编辑部主任:保积锴  技术顾问:峻宇科技  网络员:蒙易  法律顾问:中立
版权所有 内蒙古硬笔书法家协会 服务电话:0471-4976840  手机:15247188878
网址:www.nmgybsf.com  E-mail:nmgybsfjxh@163.com  内蒙古硬笔书法家协会  内蒙古硬笔书法培训  呼和浩特硬笔书法培训班
协会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105号  蒙ICP备13002431号-1

知道创宇云安全
武侠小说 兰蔻